炎黄在线 手机上的NFC功能到底有啥用一代商界枭雄的

宋如华于1962年出生于浙江绍兴。

彼时,恰逢妻子骨折,女儿刚出生,家里经济压力大,宋如华猛然发现,没有钱,即使身份再高也不一定会受人尊重,于是,他毅然辞掉教授的工作,下海创业。

托普的英文名是top,含“顶尖”之意,宋如华也声称自己要做“中国的比尔·盖茨”。

”宋如华的第一桶金,可以说是运气好。

有了这一大单子,宋如华底气十足,1994年,成都金牛区税务局想找人能开发自动打印发票的计算机软件,宋如华得知后,即使是自己完全没有做软件的经验,他也大胆的应承了下来。

后来他从母校招了三个得过开发大奖的学生,夜以继日地搞开发,几个人花了两个月时间硬是把软件做了出来。

凭借这种自动计税和打印发票的软件,托普名声大噪,于是宋如华当即就放下手上其他业务,主攻计税软件市场。

随后宋如华顺利地将业务版图拓展至全国各地方政府,这一年,托普的税务软件销售额达到了4000多万。

到了1995年,托普已然成为IT界的一股旋风,甚至敢与风头正劲的华为相提并论。

此令一出,托普顿时陷入困境。

仅半年时间,托普公司的全国业务尽数萎缩,数百万元应收款无法收回,10多个省级办事处分崩离析,经营骨干纷纷出走,技术人员离职过半。

恰逢当时全国各省市正掀起信息化建设的高潮,于是宋如华的西部软件园得到四川政府的大力扶植。

没过多久,西部软件园就被列为全国四大国家级火炬计划的软件产业基地之一,而托普也成了四川省35家重点扶持企业之一。

短短三四年时间,宋如华在全国圈了27个软件园,共计1.2万亩土地,“挣得”的资产超过100亿。

不过建设需要的钱哪里来呢?原来在这次圈地过程中,宋如华没有花多少自己的钱,一方面各地政府转让土地的价格非常低,有的甚至是白送的,另一方面宋如华一拿到土地就去银行申请贷款,银行如果不贷款,他就不开发。

此外,他还利用政府急于求成的心态,向政府索要各种大型软件项目。

软件园

接着,宋如华接着炮制自己的第二个神话——“炎黄在线”。

其实,宋如华当时并没有想清楚炎黄在线到底要做什么,不久他又将网站定位先后改为“全球华人商业网站”和“零售行业的解决方案专家”。

炎黄在线

发布6亿元投资消息两个月后,宋如华就急不可耐地收购了壳公司“金狮股份”约27%的股权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,股票名称也改为“炎黄在线”,这之后,炎黄在线的股价从不到10元暴涨至33元。

炎黄在线之后,宋如华又从已经上市的“托普软件”中分拆出“托普科技”,将其于2001年4月拿到香港上市。

至此,他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,但外界却搞不清楚这三家上市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。

文章称,托普的软件园“空空荡荡”,“培训中心被承包成了旅馆”,招聘来的“软件工程师”们不是打电脑游戏就是上网聊天。

这一系列的质疑,把托普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。

宋如华不怕媒体,但他害怕银行和政府,眼见托普的老底被扒了出来,银行慌了,开始全面抽贷,有的银行甚至将托普告上法庭,各地政府也以“开发不力”为由收回土地——宋如华引以为傲的27个软件园瞬间土崩瓦解。

2005年5月,中国证监会宣布对宋如华实施“永久性市场禁入”。

2013年,法庭以挪用资金罪,判了宋如华9年。

宋如华堪称是一个双面人,他虽然犯罪入狱,但是他不仅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,他还出资500万建了一个小学。

几年间他总共向社会捐款6000多万。

不过,宋如华的境遇还是告诫我们,只有踏踏实实的做生意,才能长长久久,不然最后都没有好下场,即使跑到美国去,最后也得回来。

就是说,3000多的手机,不再只看性能、拍照,更注重整体的体验,让你用起来更舒服。

只有中高端机才配备,很多人买手机时,也会看是否支持NFC。

NFC到底是啥,真有那么重要吗?NFC的中文名,是近距离无线通讯。

它的作用很多,像华为和小米带NFC的手机,都能模拟门禁卡、刷地铁公交、闪付等。

另外,NFC不是啥新功能,6年前就有了,但那时没啥用,后来厂商为节约成本,把它砍掉了。

它最近又火起来,是因为使用方便,出门不用带卡,拿手机就行了。

因为它实际上,是张异形卡,通过模拟实体卡频率,来代替,和实体卡一样方便。

第二:NFC效率更高,可以节省时间。

虽然做地铁公交,扫二维码也行,但太麻烦了。


而NFC好处,是使用方便,节省时间。

NFC这么好,为啥还没普及?有两个原因:第一,改造需要时间,NFC不像二维码,贴张纸就行,要对设备进行升级,这要花很长时间。

所以,在一些小城市,二维码比较常见。

像锤子、努比亚等厂商,没钱、没精力,不能像小米那样,一个个城市去谈合作,耗不起。

现在像小米、三星、华为、苹果等厂商,都已经支持了。

但你的城市要不支持一卡通,那别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