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学-给宝宝退烧的三大雷区这些错误的现在的教育是逼着家长辞职回家

但是有些错误的退烧方法不仅没效果,反而会加重孩子的病情。

但是孩子和成人不同,他们的体温调节中枢发育不完善,发烧的时候身体产生的热量大于散发的热量。

如果再给孩子加衣服、捂被子,不仅不利于降温,还有可能使体温升高,诱发高热惊厥。

同学

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孩子因寒战怕冷就给加衣,反之热了就应该减衣。

雷区二:用冷水、酒精擦身很多人想着用冷水或者酒精给宝宝擦身体能快速降温,但其实这种做法也是错的!冷水的刺激会使得皮肤毛细血管收缩,导致热量无法散发,从而引起寒气再次入侵,使孩子的病情更加严重。

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用毛巾冷敷孩子的前额,或者使用儿童专用的退烧贴。

口服用药,药物会通过消化道进入血管,进入体内。

而输液它绕过了消化道,绕过了人体天然屏障的保护,直接进入血管,这会造成各种过敏、输液反应。

时间

正确做法是,如果孩子发烧超过38.5℃,物理降温效果不明显了,为了避免持续高烧不退,可以给孩子服用儿童退烧药。

我是一个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。

但是,随着欣喜越来越多,我的烦恼也随之增多。

我发现,那些让我欣喜的改变必须建立在我越俎代庖、全身心帮助孩子上面。

第二天放学,女儿见到我就撅起了嘴:“你为什么不帮我?好多同学的作业就是爸爸妈妈给画的,有的同学是爸爸妈妈在网上找到图片然后打印出来的,都特别漂亮。

“可是,他们的作业都贴墙上了,我的被老师还回来了。

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,老师让每个同学都交一份记录假期生活的“小报”。

老师怎么也不问问我会不会?那些必须坐班的家长该怎么办?大家都上班时间干这个?我一下午满脑子都是疑问。

听了这个消息我的脑袋“轰”的一下:我一直觉得教育的原则首先是教会孩子做一个诚实、正直的人,我也一直觉得教育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

“这是我举手争来的,下周交。

老师的要求是这样的:这个本相当于班级的周记,每周会有同学把一周的大事记录下来,女儿领回来的任务是给每周的周记配一幅图,每四周也就是每个月还要单配一张有主题的图。

比如,10月可以是国庆主题,6月可以是儿童节主题。

女儿要先把图配好,其他同学才能记录。

“老师说可以家长帮忙。

这哪是家长帮忙啊,完全就是留给家长的任务啊!那个星期,对于我这个上了中学就没再动画笔的人来说是相当崩溃。

班级活动家长是否帮忙与孩子在班级中的地位相关再后来,我发现学校对家长的需求是漫无边际的。

一次,女儿对我说:“你能不能到学校来给我们班指导一下唱歌?”我说不行。

每次有类似活动,女儿都会在我耳边唠叨,希望我也能去学校帮忙。

最初,我确实觉得班里的活动就应该让班里的孩子们完成,做成什么样子都是他们的人生历练,是他们宝贵的回忆。

但是后来,女儿对我说:“合唱比赛结束后,我们老师让×××(帮班里排练的那位妈妈家的孩子)站起来,我们全班同学都给他鼓掌,都对他说谢谢。

我也想为班里作贡献。

”之后我了解到,现在除了学习以外,学校给孩子安排的事分工非常精细,据说有个孩子在学校的全部劳动任务就是给洗抹布的盆换水,只管换水,洗抹布的活儿是另外一个孩子的。

越这样,孩子们越担不起大事,所以为班集体作贡献的事情就由家长代劳了。

其实,老师们也没有强迫家长必须到学校帮忙,但是,当家长是否帮忙与孩子在班级中的地位有关联时,哪个家长不愿意作出一些牺牲呢?可是,这正常吗?当减负真的来了家长下班时间必须大大提前还有一件事是减负。

从女儿上一年级起就赶上国家不断地出台减负的政策。

对于这样的政策我是举双手赞成的。

我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书本的奴隶、考试的机器。

国家明确规定了低年级小学生每天写作业的时间,但是那时候女儿还是每天都有不少作业要写。

”老师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,再问周围的孩子,大家基本上都是没有在学校做完,所以拿回家继续做。

不知是为了让孩子能少拿回家一些作业,还是为了什么,孩子的午休时间也经常被老师用来讲作业,很多孩子的课间也用来写作业。

我们不去外面上课外兴趣班,每天很方便,家长下班过来接。

我知道国外的孩子下午放学也很早,他们整个下午有大块的时间运动、阅读、参加各种社区活动。

有几个单位能容忍我日复一日的早退?!教改方向是要让更多的人变成全职妈妈吗?!还有不少同事的解决之道是请老人帮忙带孩子或者在58同城长期雇佣小时工和保姆,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。

从孩子出生那天起,我就觉得自己属于攥着“金刚钻”的人。

那时候,我心里是把妈妈分成两个阵营的:一类是职场妈妈,一类是全职妈妈。

无疑,我自己是属于第一阵营的。

每当见到全职妈妈时,虽然嘴里会说很羡慕她们自由没压力的生活,但是内心里从来觉得自己跟她们完全是两种人。

但是自从孩子上了小学以后,我的这种自信在孩子领回来的一项项任务、日复一日的接送中慢慢支离破碎了。